白牛帖

2019-08-16 09:44 來源:中國六盤水網—烏蒙新報 【字體大小】:

王鵬翔

白牛早起帖

很晚才睡,雨聲連綿,入夢艱難,輾轉反側中迷糊過去,夜已深沉。

白牛不安分的夜雨,鋪天蓋地,借夜色掩護肆無忌憚,沖涮山川,滴打樹木莊稼,滴打樓頂窗欞,匯聚的屋檐水拌和風雨聲,有江河的氣勢,總把人從半夢半醒中拉回現實。

沒有夢境。一覺醒來,天光大亮。一個夜晚過去了,自己也被減少了一個夜晚。在時間的利刃之下,我們被刻下皺紋,白發,以及對現實的無奈。時光在減少,愛是更濃還是更淡了呢?

在那個懵懂無知的世界里,連夢也沒有。沒有夢見天國的母親,沒有夢見家鄉的山梁水庫或者老屋,也沒有夢見趕火車的兒子,迷戀的花朵,也不在夢中開放。

無夢的夜晚,無從判斷好與壞。在白牛,就算雨夜,也能安然入睡,半夜沒有莫名其妙地醒來,是一個奇跡。

鳥語從山梁上流淌下來,溢入窗簾,這正是我想要的清晨,涼爽,有一抹陽光從東山射來,一個好天氣,將使心情陰轉晴。

昨日的憂郁煩悶,你消失吧。那些籠罩在心底的陰霾,在這雨后,是該被洗出蔚藍。

不想辜負這晴朗的早晨。想去爬爬白牛的山,又嫌雨后的泥土濕滑,叢林上的露珠會打濕蹣跚的腳印。想去路上走走,路上的水凼,礫石,會成為一個一個的陷阱。

遠離城市的繁囂,心依然不能靜如止水。

在這有聲有色的世界,有花開花艷,有紅霞白云,也有臭氣飄蕩,也有荊棘縱橫。我不想逃避什么,內心空茫沒有指引,我也不想用愛傷害愛。

在這美麗紛呈的人世間,我不會將正在開放的花朵摘離枝頭,也不會將歌唱的鳥兒囚禁在雀籠。讓花朵自由吐露芬芳,讓鳥兒自由飛翔歌唱。不能因為愛,就將愛囚禁了翅膀,或者在她的喉嚨上掛上一把金鎖。

學會放手,是愛的另一半真諦。

還有一半,用來愛眾生,用來擔道義和責任。

昨夜的雨,有人在冒雨訪貧問苦,有人在組織群眾開會,他們的夜晚,忙碌而充實。作為他們之中的一員,我太注重自己的小情緒,和他們相比,我心中藏著的小,顯得有些蒼白。

在這個早起的早晨,這些雜亂的思緒,被鳥語再一次驚醒。邁出居屋,已是紅日高照。白牛一個鮮活的早晨,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孩,睜開了好奇的眼睛,打量著新奇的世界。

今夜依然有雨帖

今夜依然有雨。

雷陣滾過陰暗的山頭,閃電的長鞭,撕裂了濃重的夜幕。

雨潮漫下,白牛的群山和村莊,在夜幕中被淋得精濕,莊稼和小草,有快要被溺斃的掙扎。

雨幕后面,誰在表演?正劇悲劇,搬上舞臺。我已面肌僵硬,不適合于言笑,只能當一個面無表情的觀眾,看生旦凈末丑一一登場。

閉目塞聽,也不能安然于自己的內心。不能愛,也不能恨,做一棵樹一株草也是奢望,做一塊內心冷漠的石頭也是奢望。

臥聽風吹雨,臥聽暴躁的雨滴,再一次澆滅愛焰或怒火!

隱在黑夜背后的雷鳴,被妒火炙烤。咒語如雨箭,射穿靜默的心臟。

本來想做一塊被遺忘的石頭,閉上眼睛不看姹紫嫣紅,塞住耳朵不聽風聲雨聲,雨滴不依不饒,敲打關閉的心門!

雨腳很長,有越下越急之勢。雨聲背后的村莊,犬吠穿不透厚重的雨幔。

這雨已經讓我提心吊膽,讓很多人提心吊膽。曾經的悲劇,在山的那邊上演,死傷觸目驚心,悲痛的烏云還沒散去!

泥石流與滑坡,就是拜淫雨所賜,災難就是拜淫雨所賜。

淫雨的威逼,已昭然若揭。

還要以甘霖的面目出現嗎?夠了!

不是民間疾苦聲,而是怨婦的嘀嘀不休。

在暴雨面前,在雷電面前,我們是那樣的渺小而無助,羸弱而無奈。

你就繼續大發淫威吧,你就無休無止地傾倒吧,你就洪水滔天吧!

諾亞方舟,在夢境的岸邊,已經停泊多時,等著我登船啟航。

雨夜不寐帖

在白牛,一場夢,不很清晰,卻足夠驚懼。

惡狗或毒蛇擋道,繞行或者停留,反正絕不回頭,也回不了頭。

前路,惡狗齜牙,毒蛇吐信,來路的腳印,已長滿荊棘。向前是錯,轉身是錯,停下來也是錯。一頭無路可走的困獸,鉆進了我的身體,咆哮之后,只能自怨自艾。

醒來,窗外雨聲密集敲打夜色。

我的天地越來越狹小,已無立錐之地。想逃離雨聲,除非歸塵歸土,除非灰飛煙滅。

心知肚明來日無多,爭長論短有何意義?

所謂的愛,其實是一把雙刃利劍,刺傷了你的心,也割破了我的血管。

生自己的悶氣,增自己的血壓,夏夜無休止的雨,不讓人再度進入夢境。

雨夜難寐。內心的悶熱,需要一盆冷水。

真想跑進黑夜跑進雨中,冷卻一下潮起潮落的熱血。

苦海無邊,回頭也無岸。

一步步退卻,身后的懸崖,正等著縱身一躍。

背后,是一陣笑聲。

穿過雨夜,變得越來越冷!

暴雨黃色預警帖

天氣預報再一次提醒:暴雨黃色預警!

風雨欲來,黑云壓山頭,壓村莊,壓彷徨的玻璃心。

暴雨的脾氣越來越大,它一再威逼利誘,任性狂怒,甚至裝作受害者,一次又一次使性子,怒云高懸,企圖毀滅別人的世界。

它的陰謀再一次得逞:爆發山洪,爆發泥石流,使山體開裂,滑坡。將泥水一股腦兒灌進村民的房舍,倒伏正在拔節揚花的莊稼……

它的肆虐,無止無休,讓我對雨季僅存的愛意,一點點消退。

黃色預警,到了一定的警示級別,我們不得不睜大眼睛,注視暴雨的動向,雨腳的長短,警惕它的鐵蹄,踏痛了村莊的哪一個角落,動搖了哪一棟尚未加固的危房。

狂暴之雨的無情,比你的想象更決絕。它鋪天蓋地君臨村莊的時候,那些臣服的植物保持了緘默,屋舍保持了緘默。雞犬不再鳴叫,鳥雀已經噤聲。蟲蛙蟄伏。村莊陷入寂滅。沉默的力量,從一株挺胸迎雨的老核桃樹的樹干,散發出來。它的根系,抓緊白牛的土地,不屈不撓。

巍然不動的,還有村莊周圍的山巒,還有那些在風雨中巡查的身影。

我也將蟄伏進自己的盔甲之中,守護自己的城堡,不讓它在這個雨季潰敗。

我不是膽怯地躲避,面對你的殘暴,嗤之以鼻。

暴雨,盡你的所能,傾瀉吧。

這世界僅存的那一點意志,會在暴雨中挺起最后的堅強。

夜色蒼涼帖

夜幕覆蓋了黃昏,老鷹巖和大營包包,屋舍零星的狗吠,閃爍稀疏的燈光,在夜幕中隱隱綽綽。

黃昏時一陣小雨,看不見如血殘陽匆忙的背影,怎樣落寞遠遁,怎樣被霞光穿不透的云層遮蔽。夕陽憂悶的沉沒之聲,打開了夜的大門,夜流淌進群山和村莊。

在白牛,這山中的歲月,時間的腳步并不緩慢。白晝在忙碌中匆匆而過。雨后的夏夜,如水清涼。這清涼恰好醒腦,郁結的煩悶,恰好需要消解。

便一個人走出居屋,在坑洼不平的鄉村公路上緩行,獲得一份清靜的獨處,在山村靜夜的深處,遠離塵囂。卻并不能無牽無掛,也不能平息無奈的怒火。畢竟還是一個血肉之軀,身上還流淌著七情六欲。真正的心如止水,我是修煉不到了。當然,這正是自尋煩惱的根源,不可能去剃掉煩惱絲那樣簡單。

煩惱絲在煩惱中由黑變白,不可逆的變化告訴我:生命正快步走向秋天,走向黃昏,走向蒼涼。

把自己融入夜色,頭頂一片星空,近村遠山,在星光下朦朧如獸影。睜大眼睛,一切都看不穿看不透,就像今后的歲月。

不想再采擷什么,相思之物或者仇恨的花朵,讓她自凋自落吧。踩著文字的石頭,走過的每一條河流,再不是我追尋的方向。爬過的山,跨過的峽谷,立在來路成為豐碑或者更深的淵藪,都不可能回頭。

深山的夏夜,居然有一股沁骨的涼爽,卻是山頭上掉下來的一綹瀑布沖起的水霧,浸濕了我的臂和臉。

夏夜如此蒼涼,暗合了此刻心境。該回屋里去了,村莊和大山,都已進入了夢境。。

在壓力和威逼中,我不能再和花草樹木莊稼蔬菜稱兄道弟,只能遠離鐘情的野百合。眾叛親離的孤獨,比夜還蒼涼。

抢庄牛牛 静海县 | 抚顺市 | 文昌市 | 广南县 | 玉门市 | 嘉峪关市 | 巫溪县 | 南宁市 | 泰州市 | 北票市 | 林芝县 | 武夷山市 | 博罗县 | 保定市 | 洛阳市 | 琼中 | 迭部县 | 安庆市 | 曲靖市 | 赤水市 | 定安县 | 贵州省 | 郴州市 | 三明市 | 故城县 | 阳曲县 | 科尔 | 石柱 | 丰宁 | 图木舒克市 | 山西省 | 张北县 | 建瓯市 | 麻阳 | 陇西县 | 和顺县 | 怀安县 | 霍林郭勒市 | 石嘴山市 | 平罗县 | 简阳市 | 金川县 | 峡江县 | 杂多县 | 汝南县 | 宣化县 | 县级市 | 长岭县 | 香港 | 陵川县 | 商都县 | 辰溪县 | 阆中市 | 韩城市 | 庆阳市 | 特克斯县 | 梁平县 | 嘉峪关市 | 鲁山县 | 镇平县 | 沁水县 | 三河市 | 兴山县 | 洞口县 | 科尔 | 西贡区 | 福建省 | 垫江县 | 长顺县 | 肥乡县 | 砀山县 | 丹棱县 | 巩义市 | 遂昌县 | 正镶白旗 | 乐至县 | 乐安县 | 武邑县 | 略阳县 | 九江县 | 南木林县 | 双城市 | 扶绥县 | 竹北市 | 乐业县 | 凤庆县 | 班玛县 | 深泽县 | 睢宁县 | 肇东市 | 星子县 | 舒兰市 | 江源县 | 汉沽区 | 陆丰市 | 隆尧县 | 周至县 | 珲春市 | 定安县 | 彰化市 | 柘荣县 | 靖西县 | 阳春市 | 舞钢市 | 龙海市 | 兴山县 | 洛阳市 | 徐汇区 | 宜兰县 | 乡城县 | 休宁县 | 松桃 | 陵川县 | 江安县 | 巴里 | 保山市 | 榆社县 | 丰台区 | 西峡县 | 丽江市 | 正镶白旗 | 北辰区 | 商都县 | 瓦房店市 | 调兵山市 | 保德县 | 宁城县 | 彰化县 | 绥江县 | 上饶市 | 泽普县 | 南平市 | 镇雄县 | 鸡东县 | 韶关市 | 富宁县 | 葫芦岛市 | 敦化市 | 桂阳县 | 新干县 | 广昌县 | 莱阳市 | 兰考县 | 沽源县 | 青河县 | 来宾市 | 普陀区 | 甘孜县 | 长治市 | 九寨沟县 | 桃园县 | 盘山县 | 广州市 | 英超 | 南木林县 | 仁寿县 | 曲麻莱县 | 玛沁县 | 离岛区 | 长顺县 | 铜川市 | 巴东县 | 鸡东县 | 长武县 | 阳朔县 | 青浦区 | 都兰县 | 肇东市 | 永福县 | 景宁 | 华安县 | 安仁县 | 丽江市 | 正宁县 | 松原市 | 延庆县 | 武邑县 | 扶余县 | 汤阴县 | 开鲁县 | 张北县 | 察雅县 | 巩义市 | 裕民县 | 三门峡市 | 天镇县 | 永川市 | 湾仔区 | 宁德市 | 荔波县 | 台山市 | 安塞县 | 特克斯县 | 离岛区 | 融水 | 崇州市 | 鲁甸县 | 隆安县 | 芦溪县 | 灵寿县 | 海门市 | 二连浩特市 | 湄潭县 | 工布江达县 | 蓬溪县 | 灵璧县 | 汉阴县 | 大悟县 | 布尔津县 | 白城市 | 会东县 | 互助 | 长武县 | 北京市 | 图们市 | 安阳市 | 隆林 | 蕲春县 | 杨浦区 | 昔阳县 | 古浪县 | 招远市 | 深泽县 | 云梦县 | 呼伦贝尔市 | 和田县 | 安多县 | 云林县 | 响水县 | 抚远县 | 孝昌县 | 偃师市 | 始兴县 | 延津县 | 扬中市 | 平山县 | 东城区 | 来宾市 | 瑞安市 | 临泽县 | 佛冈县 | 家居 | 韶山市 | 绥德县 | 乐安县 | 平远县 | 白城市 | 武汉市 | 普洱 | 昭通市 | 浑源县 |